首页 教育要闻 高考培训 教育论坛 教研教改 安全教育 校园文化 区县传真 舆情传真 热点导读 校园新闻 教师交流

违约和责任之争!招行代销10亿元理财产品成糊涂账

2018-01-31 23:41 来源:网络整理

违约和责任之争!招行代销10亿元理财产品成糊涂账

  (原标题:10亿元理财产品违约 招行代销糊涂账)

  2018年1月31日消息,2018年新年伊始,招商银行于2013年销售的一款10亿元规模的理财产品被曝已过兑付期限仍未实现兑付,由于招行在零售银行方面的市场影响力,该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关注。

  这款产品为“招商财富-招商银行-弘毅夹层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该产品的资产管理人为招商基金的子公司——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招商财富”),资产托管人为招商银行北京分行,募资标的为弘毅一期(深圳)夹层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弘毅一期”)。其属于联想控股旗下弘毅投资之下的一款夹层基金。

  查阅相关资料显示,弘毅一期成立于2013年5月17日,总认缴出资额约为10.4亿元。在该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产品中,招商财富认缴额约8.4亿元,占比80.71%,联想控股出资1亿元、弘毅夹层(深圳)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追加认缴8070万元、深圳市嘉源中和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2000万元,分别占比9.61%、7.76%、1.92%。

  据报道,上述夹层基金的期限采用“3+1”的结构,即该基金存续期为成立日(即2013年5月17日)至首次交割日的第三个周年日(即2016年9月2日),根据相关合同的规定,普通合伙人有权将基金期限顺延一年。也就是说,基金管理方有权将基金期限延期至2017年9月2日,而延期一年之后,该基金的投资者仍未完全实现兑付。

  据悉,弘毅一期募集的资金共投了6个项目,其中3个项目在资管计划到期后未能实现退出,这直接导致了该产品最终未能如期实现兑付,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未获兑付的风险究竟该由谁来承担呢?资产管理人招商财富、资产托管人招商银行、资金募集方弘毅投资,以及广大投资者的责任究竟又该如何划分呢?

  银行代销产品糊涂账

  根据此前有关报道,有招商银行私人银行客户称其在2013年投资招商银行北京分行资管计划——“弘毅一期”夹层基金遭遇违约,被客户经理告知其2000万元投资仅能收回本金但收益甚微。该资管计划由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担任资产管理人、招商银行北京分行担任资产托管人,募集资金的对应标的为联想控股旗下弘毅投资的夹层基金。

  同时,该招行私行客户称从招行客户经理处获悉,由于“弘毅一期”的部分投资项目出现亏损,在2017年9月份正式违约后该资管计划仍无法退出。

  据了解,弘毅一期(深圳)夹层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是由弘毅夹层(深圳)投资管理中心作为管理合伙人(GP),联想控股、招商财富—招商银行—弘毅夹层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招商财富-招商银行—国科控股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和深圳市嘉源中和创业投资企业作为有限合伙人(LP)。从上述产品结构可知,作为GP,弘毅夹层(深圳)投资管理中心直接掌握该产品募集资金的具体的投资运作,而招商财富只是作为该资产管理产品发行募集的渠道而已,而招商银行除了是该资产管理产品的资产托管人以外,应该还提供了相应的客户资源。

  根据弘毅一期2017年二季度基金管理报告显示,“弘毅一期”共投资了6个项目,其中,3个项目已经实现退出;但对融众小贷(二期)、中联重机、上海誉丰的投资,则至今未能完成。

  根据弘毅投资对外的公开表述,目前,弘毅夹层一期基金按基金协议约定,处于正常管理的基金清算阶段,不存在任何 “违约”的情形。在“弘毅夹层一期”与招商财富之间的合同关系上,目前弘毅夹层基金的存续、清算和披露均在LPA(有限合伙协议)和SL(补充函)约定范围内正常履行。基金存续期为“3+1”年,即到2017年9月,之后进入为期一年的清算期,此前对此都有明确的约定。根据基金有限合伙合同,基金清算期为一年,一年内无法完成清算的基金管理人作为清算人可以决定延长清算期。清算剩余财产根据财产的种类由投资人按基金合同约定的分配原则公平分配。

  一般而言,违约与否要根据基金合同约定,如果合同约定清算期届满仍未兑付才算违约。那么,根据上述弘毅投资的表述,如果目前该夹层基金仍在清算阶段就不能算违约。但现在的问题是,在该基金“3+1”存续期已结束,且仍不能完全兑付投资者的前提条件下,一年的清算期是否太长,是否仍具有合理性?此外,在一年清算期内,资产管理人对上述三个仍未完全退出的项目是否应该向投资者做出必要合理的说明呢?

  按照相关基金管理项目的行业惯例,如果一年的退出期有些项目退出不了的话就要进行相应的清算,或者找其他基金接盘或者进行股权转让,至于清算期的长短要视基金项目的复杂程度而定,不太复杂的基金半年以内可以清算完。如果遇到复杂的情况,基金管理人可以和LP投资人协商一致后再延长清算期。因此,对于清算期的合理期限,一般一年内都可以清算完成,时间太长也会损害投资人的利益,何况是在投资项目无法完全退出的情况,太长的清算期对已经无法完全实现兑付的投资者而言无疑不太合理。

  尽管弘毅投资表示目前基金仍有3个项目正处于资金回收阶段,相关企业都在努力配合基金的退出,基金管理团队也在积极履行管理和清收职责,集中资源以完成这些项目的资金回收和基金清算,最大化维护投资人的利益,特别是投资本金的安全,但在事情没有结果之前,对投资者而言,其投资本金的安全仍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更别说之前根据该产品约定的预期收益了。

  在此之前已经出现过很多次银行代销其他金融机构产品无法兑付的情形,虽然最后多以刚性兑付保证本金安全不了了之,但长期以来有关银行销售或代销产品的各方责任划分问题一直是一笔说不清道不明的糊涂账。

  随着2017年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的颁布,在金融监管和金融去杠杆愈发严厉的背景下,市场迫切期待此次招行销售的理财产品能成为资管新规后银行理财打破刚兑的里程碑事件。不过,无论是否打破刚性兑付,分清银行理财产品从产品发行、资金托管到资产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的具体责任显得更为重要。

  据悉,招商银行代销的“弘毅一期”夹层基金违约事件经媒体爆出后引发市场热议,也引起了招商银行总行的高度重视。招商银行称,经核实,不存在报道中提及的违约情况。该行在向投资者推介该产品时,严格按照相关规定,且就产品的投资风险进行了充分的揭示,所有投资者对此亦进行了书面的确认。

责任编辑:网站编辑

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