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要闻 高考培训 教育论坛 教研教改 安全教育 校园文化 区县传真 舆情传真 热点导读 校园新闻 教师交流

北大教务长董志勇利用梦桃源诱奸大量北大女生诱奸不成则疯狂报复

2018-04-13 10:30 来源:网络整理

北大教务长董志勇利用梦桃源诱奸大量北大女生 诱奸不成则疯狂报复作者 : 郭忠凯董志勇,1969年生人,籍贯山东,本科人民大学应用数学系毕业,现年46岁。2005年进入北大经济学院任教,2010年担任北大经济学副院长,2014年5月升任北大教务长。董志勇作为北大教授博导兼中层领导,在其光鲜的履历和受人尊崇的社会地位背后,却深藏着一副丑陋、龌龊、肮脏的嘴脸和一个阴暗、扭曲、变态的灵魂。


  董志勇在北大就职期间最热衷的事业不是教书育人,而是如何猎获身边的女学生,并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势,以各种手段威逼利诱,较之某考古专业的博导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董志勇老于世故,善于察言观色,揣摩他人心理,在引诱,压榨,玩弄女学生一套上更是驾轻就熟,并且对如何把握学生心理状态早已研究的炉火纯青。董志勇惯于以学术名义要求手下女学生为其跑腿打杂,并经常伺机诱骗女学生随其出入梦桃源餐厅,并在席上唆使他人协助其灌醉女学生。并在席上不时夸耀自己拥有的女学生数目,以此为荣。因此董志勇成了梦桃源的常客,并惯于指使餐厅服务员去其办公室取酒。


  董志勇心思细密,常会故意在期中期末紧张备考时期给女生额外布置无关学业的杂务,并限期完成,若稍有不从便大加斥责,让女生在紧张的学习之余倍添压力。另一方面,董志勇还会利用手中的科研经费,时常给女生报销机票费和餐饮费,向女生示好,试图以此利诱女学生上钩。根据时间长短,董志勇还会不断加大利诱砝码。趁女生去其办公室之际,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时不时以不必要的肢体触碰来试探学生。更有甚者,在月黑风高夜,还会假借学术名义要求女学生去其办公室,对其拥抱等进一步的试探。


  为了更好的渔色,数年内董志勇利用手中职权垄断北大经院本、硕、博所有相关事务以及元培学院、出国交流和合作事项,并经常以此恐吓刁难学生。“任人唯亲”,“顺者昌,逆者亡”是其一贯的宗旨。肆意调整教学规范,培养方案以及评奖评优名额,从不容师生异议和品评。在此期间,若女生“顺利”就范,则院内一切事务大开绿灯,即使与规定不符也在所不惜。若有女生不从,则会怀恨在心,处心积虑伺机报复,小则动用各种手段撤销该女生的评优评奖资格,中则以开题论文、毕业答辩、毕业论文相要挟,大则在女生出国申请时主动要求提交推荐信,并在推荐信中肆意诋毁、恶意抹黑该女生,从中获得报复的快感,并希冀女生因一切前途和希望被毁而重回他的魔掌。在此过程中,董志勇还善于研究学生的家庭背景,情感状况等私人信息,一旦发现有机可乘,就会变本加厉、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反正女生家里无高官无势力,可以任其欺辱而不留后患。


  董志勇还极善在他人面前吹嘘自己担任的社会职务,屡次以假乱真,包装自己,并在给学生的推荐信中大肆宣扬自己的多种身份(如留学基金委评审委员、剑桥校友等等)来提高自己的可信度。


  更有甚者,董志勇还会充分利用他人拥有的具有明确单位、姓名和签名的电子邮件地址, “聪明的”以卑劣的手段任意篡改与他人的往来邮件内容、标题、落款,并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此转发给不知情的第三方,传达错误信息,以达到自己阴暗的目的而长久以来不被人察觉。


  此外,董志勇在利诱威逼女学生均不见效之后,便会更加苦心筹谋,以各种陷阱来毁掉学生的前途和希望。甚至在学生家长进行多次侧面警告后仍毫不收敛。


  一个饱受北大教务长董志勇迫害至今的北大女生对全院师生的公开信各位北大在读的及已经毕业的经院本科、硕博同学,大家好!


  作为一名北大毕业女生,十分抱歉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打扰各位同学的正常生活和工作。作为北大经济学院已经毕业的女学生,我在此不得不揭露我的硕士生导师--现任北大教务长、前北大经院副院长董志勇教授、博导对我在北大就读期间长达数年的折磨和迫害,从我入校起到我2013年毕业,董志勇始终以老师的身份、院长的权威和掌管研究生一切事务的当权者的姿态不断使用各种零碎手段企图让我屈从于他的淫威和个人私欲,导致我在北大就读硕士期间,不仅需要应付北大繁忙的课业和琐碎的出国申请,同时还不得不绞尽脑汁、战战兢兢应付董志勇的不断骚扰、试探和施压、破坏,乃至给我的学业选择传递错误信息。


  更有甚者,我还得需要尽力向给位同学甚至包括我的室友隐瞒此事(因为在中国的社会环境和舆论下,涉及到师生之间男女关系的事情总是一个让单身女生极其难以启齿的话题),并且还极力在众人(师生)面前以及董志勇的面前费尽苦心维持董志勇作为我的导师跟我表面的和睦关系,以求自己能够顺利从北大毕业,而不至于师生关系破裂导致拿不到学位而黯然收场。


  尽管直到毕业,董志勇的所作所为最终都没能让我屈服、让他得逞,但不幸的是,由于长期以来我一个人默默承受这种无形的巨大压力而无法有效的向外界求助,导致我在2013年毕业之际患上了焦虑症,甚至一度处于抑郁的边缘,乃至我和我父母家人不得不向心理医生求助以减轻这种压力给我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时还得坚持我出国后的学业。而且,即使在我毕业后,2013年暑假董志勇去英国访问期间,还故意在众北大学生和其他学生的面前宣扬我这个学生的存在,给人造成一种我与他关系深厚、亲近的假象,借此蒙蔽不知情众人的视听。


  众所周知,国外硕博学业之繁重很多时候远甚于国内大学,在国外就读的第一年时期,又到了硕士申请转博的时候,刚刚出国不到2个月的我,希望再次申请本校的读博名额,但苦于很那同时在国外拿到三封推荐人的reference,所以我抱着跟董志勇之间毕竟没有撕破脸皮、也没有深仇大恨、曾经作为我导师多少有点师生情谊的天真想法向他求助,没想到他满口应承并主动要求每所学校都由他亲自提交而不假手他人,我深信了他的话。但当时万没想到,他在推荐信中给与了我人品极不符合事实的歪曲和评价,肆意诋毁我的学业和正直,这对于我申请的所有学校是一个莫大的打击,也是对于我个人的侮辱,更有甚者,是用这种卑鄙阴险的手段毁灭了我在国外继续深造的全部梦想和希望,天理何在?王法何在?正义和公平何在?


  正当我在国外期中考试获得较为理想的成绩、却迟迟收不到申请的任何消息、反而拒信马上一封接着一封的时候,我不得不跟董志勇直接联系并礼貌询问他推荐信的事情,但他仍然一口否认,并竭力以一副被学生所质疑、极其委屈的态度编造所谓的“事实”甚至肆意篡改跟其他院里老师的来往邮件转发给我以来说服我相信他并没有对我不利。

责任编辑:网站编辑

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